金鱼

发布了长文章:金鱼

点击查看

一个脑洞

大可田心

梦里的你右颊有颗不甚规则的痣。

瘦,短发,笑起来眼角皱纹横生。你赤裸上身躺在沙发上,胸部干瘪。

偶有几次入梦,容貌模糊了,只那双眼异常明澈。


懂与被懂都太少,于是叹息。身边形形色色都是人,实际不过踩着影子走路,热闹但寂寂的。指望什么呢,千夫所指皆他人,甚少对镜自审问曰:“何以你不懂我?”但指向别处总归是不保险的,因你不知会不会被咬掉手指。

窗外,树的浓郁,像各层次绿色颜料翻倒铺开,碧波随风,时而溅出飞鸟二三,倏又隐去,翅中明黄羽块灼伤视线。

饭饱,感慨颇多。如:唯愿世界就此和平下去,人兽奔走,碌碌有为......但至要紧的,不过某个热天午后睡足了,啃两块西瓜,开小风扇,涮麻辣火锅...

隐士之光。

古街。夜沉沉。

你。

浮生如寄

©浮生如寄 | Powered by LOFTER